www.obihiro.ac.jp我给你个建议吧, 一般的新酒店应聘要求都很高,鸡蛋里挑骨头是常有的, 你不妨先应聘礼宾员,新酒店开张半年到一年后,人事变动较大,到时有的是机会再升。 做酒店最主要的是坚持,新老更换是很快的,等你有了二三年的主管经验就可以跳一家酒店了。我应该是个随意而安的人。并没有发觉饭菜的不好。吃完饭,整理好桌子,打扫好卫生,主管就召集我们开员工说的每天都是些老掉牙的事的会。而我,做为新员工的我却很期待这样的会议。会议开始齐唱店:真心英雄。然后主管讲话,要我们注意,天气热,但没客人的时候不要开空调,客人不在的时候打打蚊子和苍蝇,还有蟑螂,上班时间不能聊天,见到客人和上司要说你好,上菜的时候要对菜单等等。然后就叫了一个女服务员背酒店的服务宗旨,我已记不太清楚,好象是我们是最棒的,我们是最重要的诸如此类的话。 下午发生了事后想来真是很难发生的事情恰好发生我身上。 我还对服务员做什么还不是很清楚,比如客人刚来我要做什么,怎么招待客人,我甚至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向小伙子学习,他在我眼里真的是无所不能。但主管让我远离他,要我去看一个包厢。没有跟我说原因,也没有给我机会说不。我就稀里糊涂地被带到了另一个包厢,离小伙子很远,走的时候我还以为能再见到他,没有跟他说再见,而我就再也没有机会跟他说再见了。我很寂寞地站在包厢外,生怕有客人来。我祈祷没有用,客人终究还是来了,但老天对我也算不薄,我包厢旁的女服务员她微笑地对我说,不要怕,我会来帮你的。这出乎我的意料,真的是好人多。她确实在帮我,其实应该说是我帮她,几乎全部的事情都被她给包揽了。我只是把菜放到包厢里的搁桌上。我看着她那么熟练地倒茶,很得体地回答客人的话很是羡慕。她对我对我说看你这个包厢的人今天生病了。她还对我说,你也能做到的。我说我很木讷的。她说,我也刚来不久啊,不是都会了吗?我说我怕那些客人。她说你现在看着我做什么就好了,看多了就会了,会了就不怕了。我说真的吗?她狠狠地点了一下头说当然是真的,嘛骗你。我说哦,谢谢。她就笑着去招待客人了。我站在包厢外正沉浸在快乐的遐想之中,事情发生了:包厢里的空调坏了。我对这里的环境不熟悉,找不到电风扇。有好几个服务员帮我找,最后把电风扇搬到包厢里,却发现没有插头。我不知所措地站在包厢里,看着那一伙年轻人有说有笑,有吃有喝。然后一个光头的青年光着膀子说怎么没有风啊?这时帮我的那为女孩正在还古碟。我照时说这里没有插座。光头又说了一句话,让我和女孩无地自容。让我重复这句话都觉得可耻,但是光头旁边一女的竟说真是经典。还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其他的人都随着笑了起来。我当时就懵了,出于本能我也想到了一句恶毒,以牙还牙的话,我知道这句说出去也会成为经典。但我没说。我不是,更不是为了酒店,而是不敢,他们人多而且杂,我单身一个而且人生地不熟。我安慰自己说是识物者为俊杰。 八点钟下班,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一个委屈的心,一双眯朦的眼睛,透过五颜六色的光圈看着头顶泛黄的路灯。

1简介编辑 台中欧风商旅位于彰化,是家2星级酒店.散客基本上少 差不多都是协议单位 个人素质高 偶尔也会有个别素质低的人 也会被骂之类的 刚开始的时候 会很委屈之类的 后来时间长了 就那样了 可能层次就到哪儿了 想开了就好了 本人是那种比较外向的性格 开朗 爱笑 所以 酒店上班 酒店上班 酒店上班 基本上遇见我们这的常客 都会闲聊一会 。差不多半个月以后吧 他也没开口 我俩就默认了这种关系 (不是大叔级别的人 是个小哥哥 90后)就谈恋爱 跟普通情侣一样一样的 特别回照顾人 当时确定关系 没跟任何人说过 朋友 闺蜜 家人都不知道 觉得太荒唐了 感觉挺不现实的那种 好几个月 慢慢跟家人说 家里人不同意 感觉差距太大了 而且他还是外地人(我北方人 他南方人) 父母就感觉他就是玩玩 害怕我吃亏 所有人都不同意 当时我带他去我们那儿 村里人还以为我被包养了 之类了 戳脊梁骨 他去我家每次都带东西 谈吐举止都很文艺的那种小青年 我家就是农村的那种 我爸妈还可以 不算太封建思想 酒店上班 一直提倡我们自由恋爱。

有关酒店上班的更多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