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家突然骑马追来,张满月拔剑准备和他们决一死战,没想到那些人从她身边疾驰而过后就消失不见了,张满月意识到自己又杀人了,她想去圆月客栈赎罪,突然觉得后面有人偷袭,张满月飞快转身拔剑刺过去,却发现是一棵大树,鲜血顺着剑柄流下来,没等张满月反应过来,大树就把宝剑吞了进去,大树瞬间冒出枝丫,那些枝丫变成无数根木块,聚拢在一起,木块按顺序搭建起来,张满月看着一座客栈在她的眼前拔地而起,化妆成茶馆老板娘的老妇人才心满意足离开,还推走了张满月的那辆马车。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转眼到了1998年,这一天是具灿成的生日,可父亲因为生活拮据连蛋糕都买不起,他们坐在江边的椅子上发呆,一对情侣从此路过,口袋里掉出一张钱,具父赶忙用脚踩住,想用这钱给儿子过生日,没想到具灿成却主动把钱还给失主,卖花的婆婆看到具灿成的所作所为,主动送他一束花做礼物,还提醒他要提防厄运的到来,具父不相信。 张满月是德鲁娜酒店的老板,今天是月圆之夜,卢经理提议把酒店的招牌全部点亮,张满月对此毫无兴趣,她最讨厌这一天。具父偷了便利店的钱箱子,被警察追得四处奔逃,不小心从台阶上滚落而下,因失血过多昏倒在路边。 具父的魂魄来到德鲁娜酒店门口,他看到刚溺水死亡十天的李刑警来入住,贤重乘电梯把她送到大厅,具父也好奇地坐上电梯,很快来到金碧辉煌的大厅,李刑警主动和他打招呼,发现他耳朵后面有血迹,具父突然听到外面警察追来的哨声,他吓得赶忙躲起来,卢经理发现具父还没有死,担心张满月会把他杀死,让贤重赶忙把他送走。

DCard SG Cakes & Pastries Merchants Discounts - DCard SG具父好奇地四处参观,他走到楼道镜头,看到上面写着室外游泳池,他好奇地打开门一看是海滨浴场,具父立刻返回去,发现酒店里处处暗藏玄机,他在里面流连忘返,无意中看到大树上有一朵花,就向摘下来送给儿子做生日礼物,却被重重摔在地上,张满月很快发现了人类的行踪,把他逮个正着,要把他置于死地,具父连连求饶,他还要把儿子抚养长大,张满月发现铁树竟然为他开花,答应饶他不死,二十年以后他必须把儿子具灿成送到德鲁娜酒店。 警察把具父送到医院抢救,经过医生的不懈努力,具父被救活,他出院回家的时候,正好看到酒店同事们正为那个溺水而死的李刑警出殡,具父脑子出现混乱,先不起在哪里见过她。 张满月了解了一下李刑警的情况,得知她市长派金东焕刺杀她,不幸中弹溺水而亡,李刑警把头上的子弹取出来做筹码,拜托张满月为她报仇。金东焕被授予优秀企业家,市长亲自为他颁奖,突然话筒失灵,摄像机失控,现场乱作一团,张满月拎着一杆冲锋枪进来,当场对市长开枪,他吓得魂飞魄散,可身上却安然无恙,李刑警的灵魂突然出现,市长被当场吓晕。 张满月支付了具灿成20年的抚养费共计一亿韩元,具父发现自己账户里多了那么多钱,才意识到那晚的经历不是梦,他却是把儿子卖掉了,具父立刻去找酒店老板娘理论,他带具灿成来到附近寻找,都没有看到德鲁娜酒店。

百货商场打样了,大门和灯全部关闭,人类的时间也到此停止,那些死去的人一起奔赴奈何桥,张满月让具灿成明天准时到九点上班,可具灿成想起要和各种鬼魂打交道就不寒而栗,张满月承诺会保护他,只要他乖乖听话就好。允书小朋友和母亲在路边玩耍,一个大老虎吸引了允书的注意力,她跟着老虎来到树林,母亲随后追来,老虎才悄悄离开。 具灿成回到家,一想起张满月就心烦意乱,那个女鬼就会随时出现他身边,具灿成不胜其扰。第二天一早,具灿成按照地址找到德鲁娜酒店,酒店外观古朴典雅,害怕满了常青藤,这和父亲生前描述的一模一样,具灿成战战兢兢走进大厅,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突然从总台后面跳出来一个贤重,具灿成随手拿起酒店客房价目表,发现价格高的离谱,可贤重却说已经满员,而且客人们都在休息,具灿成拿出张满月发的任命书,贤重立刻带他乘电梯上楼。 卢经理奉命出来接具灿成,具灿成想试一下他是人是鬼,卢经理自称是人,而且已经在这里工作30年,具灿成仿佛看到多年后的自己,他不甘心,张满月出来给具灿成安排工作,让他尽快熟悉酒店的业务。客房部经理崔书熙开始工作,她先给饿死鬼送来丰盛的饭菜,可她还是狼吞虎咽吃不饱,紧接着崔书熙又给雪山冻死的客人添木柴,壁炉24小时着火,可客人还是冻得瑟瑟发抖,崔书熙又给博览群书依然笔耕不辍的老人送来最新出版的书。 张满月详细介绍了酒店的日常工作,就是帮那些客人完成他们临死前的心愿,让具灿成负责和税务,卫生证明和注册等和人打交道的工作,具灿成拿出一个存折,要偿还张满月二十年来给他支付的生活费,生日礼物的钱和利息,张满月欣然收下,具灿成和她账目两清,想尽快离开,张满月正郝也想出去,就想送他走,具灿成断然拒绝。

第5集 具灿成和张满月惺惺相惜 具灿成帮秀敏举行冥婚 柜子里的女鬼爬出来,张满月悄悄提醒具灿成不要回头,趁女鬼还没有走近赶忙找机会跑出去,具灿成吓得一溜烟跑走了,女鬼气得拼命撞门,张满月狠狠教训了她,把她再次锁进柜子里。张满月拿着秀敏父母的银行卡到首饰店购置聘礼,可她却为自己挑选了很多首饰,具灿成求她不要浪费钱,可张满月却威胁要让桑切斯一辈子不能摆脱鬼新娘,具灿成按照卡片的地址去找麻姑求助,那是一家药店,麻姑是这家药店的大姐,她有两个同胞妹妹,麻姑三妹建议找酒店的客人代替桑切斯,具灿成顿开毛塞,他赶忙告辞离开,麻姑二妹送给他补药。 具灿成回到酒店就为秀敏举行了相亲会,酒店的男客人都来参加,贤重也来凑热闹,秀敏考虑再三,她都没有看上,又把红囊还给具灿成,要桑切斯帮她完成婚礼,她独自前往阴间。 张满月得知具灿成答应了秀敏的提议,派贤重立刻去找金宥娜接班,具灿成考虑再三,决定替桑切斯举行婚礼,他来到新房,发现新娘子竟然是张满月,具灿成连连解释自己只是帮忙,可张满月却不许他和秀敏结婚,答应把秀敏生前的男朋友找来。 金宥娜很快把那个男人带到酒店,让他和秀敏举行婚礼,具灿成把红囊交给他,婚礼正式开始,新郎一步步走近秀敏,具灿成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担心新郎会被秀敏杀死一起离开,他赶忙过去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