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 葵花和麦田的订婚宴在乡村里举办,乡亲们都在议论着城里面的好。葵花家人不希望她进城,村里人都很看好他们的婚事。葵花和麦田扶着麦田的爷爷来到订婚宴席上,麦田的高考录取通知书被送到了村委会的,他舅舅看到后将信藏了起来,麦田说自己就算是考上大学也不会去上的。 葵花舅舅对麦田再三教育并让他知足,他将知恩图报的道理讲给他听,他认为无论他心有多高都不能飞出纱帽村。葵花舅舅想要将麦田的录取通知书烧毁,此时葵花冲了进去,她看到了桌上的录取通知书,葵花坚决不让他烧。 在通知书要被烧了的时候葵花将火灭了,葵花舅舅将烧通知书的事情告诉了她爸妈,他们一致认为不能让麦田上大学,麦田从小到大是葵花家人供起来的。

此时,莫奈以会长身份为职员们和载元展开争论。再一次, 载元想莫奈知难而退, 在员工面前数落她,莫奈尽失颜面。莫奈在家喝着闷酒,对着载元的猫咪自言自语。载元返家见已醉倒在後院的她, 载元看着心痛。李罗文为达目的接近莫奈,而载元对李罗文跟在莫奈身边所带来的微妙气氛有不详的预感, 心情复杂。莫奈和鲜宇贤到牧场, 莫奈和场主(鲜宇贤父亲)洽谈购地事宜, 但最终没成功而退。第14集  李仲九对莫奈的不敬行为大表不满, 要载元尽速处理, 因酒店发生太多不利传闻, 酒店上班 酒店上班 酒店上班 酒店上班 载元要把酒店重新整顿,实行同事评估机制,这导致酒店职员间士气低沉。

第12集  载元痛恨体内流着李仲九的血,情绪近乎失控,声泪俱下。但车载元再怎麽脆弱也是酒店怪物,仍然记起与莫奈的约会。莫奈在二人的袐密花园一直等到晚上都仍未见载元出现,十分担心,载元见莫奈,什麽都没说,只是黙黙抱紧她,深情拥吻。二人来到海边一小屋已是深夜,莫奈外出买膳回来瞧见坐上地上修长黑影,身心俱累的载元累得睡着也满头大汗,奈边替他擦汗深感疼惜。小屋主人原是Cl的一个老员工。莫奈决定帮小屋粉饰。二人俨如新婚夫妇姿态般甜蜜,莫奈积极游说载元二人共同生活,车载元却说:’房子是我盖的,饭是我煮的,鱼是我钩的,我很吃亏’莫奈说;’很有趣啊’。小屋主人出现,老伯一直盯着载元看,拿出一张旧照,看着照片上一个女生似有所悟。是夜,二人共处一室,莫奈大胆的主动靠近,只是莫奈的靠近,载元心中那自卑的Jaden又缩远了。莫奈坚决要清楚全部,载元毫不保留向莫奈展示他满身的伤痕,说自己是个数十年来抱着怨恨的人,说不定以后一辈子都会生活在诅咒之中。从小就被挨打, 背部的翅膀纹身尤为震憾!他要自由,要飞翔,要走出黑暗,要被爰。他不求一夕风流,只想把这份美好永存心中。CL酒店中举办一场盛会,来者都是副会长的贵宾,未几,一大批警察到酒店逮捕正进行赌博的vip们。同时警察去到小屋要带走莫奈,以不法行为及逃逸罪逮捕了莫奈。始作俑者竟是白美女在幕後策一手划一场好戏。仲九知是白美女的杰作。白美女原来打算弄垮Ciel。鲜于贤去到一牧场,牧场场主原来是他父亲,场主和副会长一直有业务往来,鲜于贤求父亲帮莫奈脱罪不果,失望而去。载元返回酒店善後,并找彩京帮助,彩京没答应但告诉他这副会长安排。载元知道唯一能救莫奈的只有那位邪恶的李仲九,为保护莫奈,载元决定把灵魂交予恶魔,从此当个活死人。载元再一次向恶魔下跪,且交出录音器,提出条件是李仲九当会长后,要给他副会长一职。莫奈重回酒店见载元并欢喜上迎去,但是载元却冷漠回拒了她,彷佛他们的快乐时光不曾发生过。载元的无情表现令莫奈惊呀! 载元又是否真的是李仲九亲子? 还是另一个骗局?

其他有趣的细节酒店上班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