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货商场打样了,大门和灯全部关闭,人类的时间也到此停止,那些死去的人一起奔赴奈何桥,张满月让具灿成明天准时到九点上班,可具灿成想起要和各种鬼魂打交道就不寒而栗,张满月承诺会保护他,只要他乖乖听话就好。允书小朋友和母亲在路边玩耍,一个大老虎吸引了允书的注意力,她跟着老虎来到树林,母亲随后追来,老虎才悄悄离开。 具灿成回到家,一想起张满月就心烦意乱,那个女鬼就会随时出现他身边,具灿成不胜其扰。第二天一早,具灿成按照地址找到德鲁娜酒店,酒店外观古朴典雅,害怕满了常青藤,这和父亲生前描述的一模一样,具灿成战战兢兢走进大厅,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突然从总台后面跳出来一个贤重,具灿成随手拿起酒店客房价目表,发现价格高的离谱,可贤重却说已经满员,而且客人们都在休息,具灿成拿出张满月发的任命书,贤重立刻带他乘电梯上楼。 卢经理奉命出来接具灿成,具灿成想试一下他是人是鬼,卢经理自称是人,而且已经在这里工作30年,具灿成仿佛看到多年后的自己,他不甘心,张满月出来给具灿成安排工作,让他尽快熟悉酒店的业务。客房部经理崔书熙开始工作,她先给饿死鬼送来丰盛的饭菜,可她还是狼吞虎咽吃不饱,紧接着崔书熙又给雪山冻死的客人添木柴,壁炉24小时着火,可客人还是冻得瑟瑟发抖,崔书熙又给博览群书依然笔耕不辍的老人送来最新出版的书。 张满月详细介绍了酒店的日常工作,就是帮那些客人完成他们临死前的心愿,让具灿成负责和税务,卫生证明和注册等和人打交道的工作,具灿成拿出一个存折,要偿还张满月二十年来给他支付的生活费,生日礼物的钱和利息,张满月欣然收下,具灿成和她账目两清,想尽快离开,张满月正郝也想出去,就想送他走,具灿成断然拒绝。

这半年时间我也没闲着,毕业没几天就和妈妈一起上班,在她酒店里面当维 修部的实习生,没有工资,只包饭,当然这完全是看妈妈的面子,她也是为了锻 炼我,妈妈太天真的,她没想到我以前的嗜好,这不是引狼入室吗?哈哈,这样 我才有机会接触到酒店领班,才能把自己的欲望发泄到小姐们的丝袜上。白裤 酒店上班 很透明,里面白色的内裤也隐约可见,内裤很小,根本包不住妈妈丰满的屁股, 特别是前面,把妈妈阴部的那条缝勒得很明显,圆润的大腿体现得像个天生尤物 酒店上班 一般。仇家突然骑马追来,张满月拔剑准备和他们决一死战,没想到那些人从她身边疾驰而过后就消失不见了,张满月意识到自己又杀人了,她想去圆月客栈赎罪,突然觉得后面有人偷袭,张满月飞快转身拔剑刺过去,却发现是一棵大树,鲜血顺着剑柄流下来,没等张满月反应过来,大树就把宝剑吞了进去,大树瞬间冒出枝丫,那些枝丫变成无数根木块,聚拢在一起,木块按顺序搭建起来,张满月看着一座客栈在她的眼前拔地而起,化妆成茶馆老板娘的老妇人才心满意足离开,还推走了张满月的那辆马车。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转眼到了1998年,这一天是具灿成的生日,可父亲因为生活拮据连蛋糕都买不起,他们坐在江边的椅子上发呆,一对情侣从此路过,口袋里掉出一张钱,具父赶忙用脚踩住,想用这钱给儿子过生日,没想到具灿成却主动把钱还给失主,卖花的婆婆看到具灿成的所作所为,主动送他一束花做礼物,还提醒他要提防厄运的到来,具父不相信。 张满月是德鲁娜酒店的老板,今天是月圆之夜,卢经理提议把酒店的招牌全部点亮,张满月对此毫无兴趣,她最讨厌这一天。具父偷了便利店的钱箱子,被警察追得四处奔逃,不小心从台阶上滚落而下,因失血过多昏倒在路边。 具父的魂魄来到德鲁娜酒店门口,他看到刚溺水死亡十天的李刑警来入住,贤重乘电梯把她送到大厅,具父也好奇地坐上电梯,很快来到金碧辉煌的大厅,李刑警主动和他打招呼,发现他耳朵后面有血迹,具父突然听到外面警察追来的哨声,他吓得赶忙躲起来,卢经理发现具父还没有死,担心张满月会把他杀死,让贤重赶忙把他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