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举目 四望,四周不是濒临破裂瓦解的婚姻,就是充满摩擦(这个更糟)的生活,他们从中汲 取教训,告诫自己,不可步人后尘,千万不可。 他们的朋友,许多都陷入险境,他们却避开了。女人到了五十, 体力智力都达高峰,小孩却已长大,不再需要母亲全神照顾,那时情况会不堪想象,两 人对此都十分了解。 于是,这对夫妻,在考验自己的婚姻,小心加以料理,就像驾驶在暴风雨中的一艘 小船,满载无助的乘客。这时,她的理智告诉自己,一切无事。即使马修真的偶尔在下午偷个情,那又怎样? 她自己很清楚,除了她偶尔感到枯寂,他们之间实在相处融洽,婚外情其实并不重要。 问题的症结是否在此?由于孩子、屋子要人照料,很自然从前那些奇遇、欢乐与她 已无缘。

话又说回来,要是我在他心中毫无重量,那,马修那 天下午,第一次和我发生关系这件事,也毫无意义了。那次真叫人回味无穷,那乐趣到 如今,仍像落日时的长影,伸出魔杖般修长的手指,抚摸我们(我怎么会说日落呢?) 假如我们那天下午的感觉也算不了什么的话,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要是他们感到生活枯燥、无味,那又有什么关系?婚姻上出现烦闷忧郁的情形,是 他们这类理性特高的人的特殊标志。他们饱读各类书籍–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 不会无所准备,穷于应付。两人均受过高等教育,能分辨好坏,判断是非,出于自愿而 结合,追求幸福,乐于助人–大家随处可见到他们,大家都认识他们,大家甚且都成 了那件事的化身,真是可悲,因为表面上似乎拥有一切,事实上,却又少得可怜。

其他有关酒店兼差这里的一切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