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months ago两个小孩早就忘了。他们说,妈妈头痛,没事的。 过后好久,苏珊才明白,原来那天晚上,马修用他健硕的身体安慰她,那是在他们 婚姻生活中,套用他们两人共通的话语–两人最后一次融合在一起。其实这也不准确, 因为她当时并没把自己真正的恐惧感告诉他。 ),然而,我却变成另一个人,我完全变了,我不 懂。 但她非懂不可。这个架构–白色的大房子,每年还要分期付四百英镑;丈夫,人 又好,洞察力又高;四个孩子,个个都长得很好;还有,她现在坐着的花园;清洁工人 白太太–这一切,都依赖她一个人,然而她却不明白,为什么要奉献自己。

不是要她记住这个,就是要她记住 那个。她不能忘记自己,不能真正忘我,这叫她十分恼火。 恼火。她逐渐中了恼火之毒。她检视自己这种情绪,自觉十分荒谬,可是却身受其 苦。她不再是那间白色大屋和花园的女主人,那个拥有一大堆参 加种种场合的衣服的女主人。她现在是强太太,她单独一人,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她想:结婚这么多年,生了孩子,负起种种责任,而我完全没变;然而我又常觉得,自 己除了当马修·你骂了他们,那又有什么关系?你就是一天骂他们五十次也不为过,他们该 骂。”她不肯破涕而笑,哭个不停。他于是用自己的身体安慰她。她平静下来。平静, 她不懂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无缘无故骂了孩子一次,只一次,那又有什么关系?干嘛要 耿耿于怀?

有关酒店兼差的更多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