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珊小姐,我丈夫和四个小孩简直要把我搞疯了,你懂吗?从 你那极度克制寂寞却并不泰然,而且神经兮兮的眼光所产生的闪光,我看得出来,你认 为我拥有一切你所羡慕的,唐珊小姐,可我不要这些东西,你拿去吧。我希望如你一样, 百分之百单独一个人,独自在世。要是不忍的话,一定会发出爽快的大笑 声,她在心中听到了自己的笑声。他的意思一定是她有了外遇,才会整天呆在伦敦。他 已经失去了她,好似她已跑去了另一个大洲。 这时小小的恐惧感再度涌人。她感觉心中的压力逐渐消失。起初,外面车声很大, 后来好像就消失了,她可能还睡着了一会儿。有人敲门,是女经理唐珊小姐,亲自送来 一杯茶。苏珊半天没有声音,叫她担心,唯恐她病发。 唐珊小姐是个五十开外的寂寞女人,管理这家旅馆,诚实负责。

Eicma, dal 7/11 Milano capitale 2 ruote其他有趣的细节夢 酒店上班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 其他有趣的细节 酒店上班衣服 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 “唐珊小姐,我到这旅 馆来,是因为我想静静度过几个小时,最重要的是我独自一人,不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 儿。”这些话她是在心中对自己讲的,在心中她看到了唐珊小姐那张老小姐的脸上听了 之后必会出现的表情。我几时可以对自己说,往后 六个小时,我什么都不必理会,我何曾有过这种自由?” 苏珊听了,后悔万分,悔不该告诉他那些。他说的都是实情。这桩美满的婚姻、房 子和孩子,依赖他的成份并不亚于她的。

之后,苏珊把要做的衣服带到那里,小孩子、白太太进进出 出。那个房间变成另一间家人休息的地方。 她叹气,她笑,也只好认命–就这房间来说。她就着这个房间,和马修幽自己一 默。 6点之后,她 就自由了。她不需烧菜,也不必清扫,她的任务是守在那里。她有时也整理院于,缝点 东西。像她这样的人,朋友自然很多,因此常邀些朋友过来。孩子们要是病了,她会照 顾他们,要是学校老师打电话来,她会处理得很妥当。她听到她自己的孩子和他们的朋友,谈论妈妈的房间。几 分钟之后,他们不知在玩什么游戏,相互追逐,砰砰跑上楼梯。突然间,全部停下来, 骤然间一片寂静,像是都掉到深谷去了。他们猛然记起她在房中休息,因此低下声来, 不断发出“嘘嘘”警告之声,相互告诫:“别吵,别吵了她…

他听了说道:“可是苏珊,你究 竟想要什么样的自由呢?除了死的自由!难道你还不够自由吗?我有自由吗?我每天上 班,十点得抵达办公室,好吧,就算有时10点半吧,我得做这、做那,对不?我得在固 定的时间回家–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我要是不能6点钟 回家,我会打电话给你,我何曾有过像你所说的那种自由?苏珊一 早出门上街,她交待自太太,说是要去见个老同学。她坐火车到维多利亚区,找了半天 找到一家宁静的旅馆。她要租房间,只租白天。女经理告诉她,房间不能只租白天。她 带着怀疑的眼光看苏珊,苏珊看起来不像是个为不三不四的理由而租房的人。

其他有关酒店兼差这里的一切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