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漢辰曾經試過擔任一般的快遞員,但月收總是不到1萬元,在去年4月經朋友介紹加入Uber 酒店兼差 Eats外送平台後,每周大概使用周一到周五中午的空閒時間跑外送,利用Uber Eats的外送員專屬App,可自由選擇上線接單的時間,加上Uber Eats的美食配送聯繫流程是先由App系統告知餐廳準備餐點,也省去外送員等待時間,每周平均可賺到約5000元收入,每個月則可逼近兩萬元的外快。光今年國慶連假期間,就有 2 名外送員因車禍喪命,且沒有任何保險保障!同樣身為外送員的你,絕對要記起這個教訓,外送員如何投保?MoneySmart 今天不囉唆,馬上整理給你。

美食平台外送員,在運送食物時,主要可能會面臨如車禍、遭受襲擊等風險,更會因上述風險導致失能(如視力、聽力、言語或肢體喪失等),再來就是死亡,另外,因為沒有工作時間限制,許多外送員長時間接單,也有間接恐促發心、腦血管疾病的風險。若不幸遇上上述事故,龐大的醫療、喪葬費用,都會造成家庭與外送員自己負擔,因此,我們可以透過下面 3 類基本保險,先將風險降到最低。若你是 Uber Eats 的外送員,就更要仔細看看喔!世代经商的家庭传统、社会网络可能帮助了穆时英。据《穆时英年谱简编》记载,毕业后其曾“到一家洋行任职”。 穆丽娟的回忆也证实了这一点。 此外,有资料称穆时英于1934年被洋行开除,但不知其根据何在。我们唯一清楚的是,在这年夏天,他和一位著名的伴舞女郎仇佩佩(亦写作仇飞飞、裘佩佩,真实名姓待考)结婚。他们可能有过一段甜蜜的新婚岁月。新婚时,他们曾“租住在虹口区最现代、带有卫生间、浴缸的新式公寓”, 沉浸于无忧无虑的二人世界,但不久,却因为难以负担高昂的房租,搬进了江湾路一处友人的居所,这里是刘呐鸥的私人房产,热情、好客的主人将它提供给文艺界的青年朋友居住。

其他有趣的细节酒店兼差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